5.18外汇行情美国负利率之争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特朗普频频向美联储“谈判”负利率,但鲍威尔直言,已经出台的货币政策是有效的,美联储暂时不考虑负利率政策。分析人士还指出,负利率政策的实施将引发诸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这将导致美元资产吸引力下降,这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由于疫情下美国经济各项指标亮起红灯,市场对美国实施负利率的预期正在逐步升温。

外汇行情分析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FedWatch工具显示,2021年4月及之后到期的期货合约趋势显示,市场预期利率为负。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合约隐含利率也显示,到2021年第二季度,基准政策利率将降至零以下。

    当地时间5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说,“只要其他国家享受负利率的好处,美国也应该接受这样的‘礼物’。”

    次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组织的网络会议上直言,目前的负利率政策不在美联储的考虑范围之内。

    美联储拒绝负利率

    受疫情影响,美国4月份失业率飙升至14.7%,创下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值;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按年下降4.8%,创下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降幅。

    为了提振经济,特朗普经常呼吁美联储降低利率。

    但鲍威尔认为,已经出台的货币政策是有效的,美联储将继续利用这些政策工具支持经济。美联储暂时不考虑负利率政策。

    鲍威尔说,此次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规模和速度都是前所未有的,经济活动和就业严重减少,特别是大规模失业和企业破产令人担忧。经济前景仍面临高度不确定性和重大下行风险,经济复苏需要时间。目前,国会和美联储采取的财政和货币措施是前所未有的,这确保了自1929-1933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不会失控。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下调至接近零的水平,并制定了多项贷款和流动性计划,国会已拨款近3万亿美元救助资金。

    鲍威尔强调,美联储去年10月曾讨论过负利率问题。当时,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认为负利率在美国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货币政策工具。

    事实上,大多数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在特朗普发言前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称负利率并不合适。芝加哥埃文斯董事长查尔斯·埃文斯表示,美国在金融危机期间没有实施负利率,这次可能不会成为美联储的政策工具。负利率是美联储工具包中较弱的工具之一。

    但即便如此,仍然没有打消特朗普的念头。他在推特上说,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的表现有所改善,但他仍然不同意鲍威尔对央行设定的贷款利率的看法。

    景顺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克里斯蒂娜?霍珀(Kristina Hooper)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

    鲍威尔多次明确表示,他更愿意使用其他货币政策工具,如前瞻性的指导政策和大规模的资产购买计划。我相信,在万不得已之前,美联储不会采取负利率等有问题的措施。”

    小作用多副作用

    在负利率政策下,金融机构不得将超额准备金交由央行付息。一般来说,央行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鼓励金融机构增加放贷。

    2009年,瑞典央行将隔夜存款利率下调至-0.25%;2014年,为应对欧元区(1.0823,0.0008,0.07%)长期低通胀和增长低迷,欧洲央行也将存款利率下调至-0.1%;2016年初,日本开始实施负利率。

    时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评论说,“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整个欧元区,由于我们现在采取的行动,储户、雇员、企业家、养老金领取者和纳税人的状况都有所改善。”

    事实证明,负利率确实对欧洲和日本经济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但也有分析指出,这一政策并未对改善和提振经济起到结构性作用。

    根据经合组织的预测,日本2019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仅为1%,而经合组织对世界经济增长率的预测为2.9%。

    年初路透调查显示,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未能成功将通胀率推至央行目标水平。瑞典央行也在去年12月终止了负利率政策。

    日本和欧洲等负利率政策地区的结果喜忧参半。消费者并不总是增加支出。如果经济再次陷入低迷,央行几乎没有采取行动的空间。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认为,负利率将影响中介机构和货币市场基金。

    据了解,美国金融体系中存在大量货币市场基金。这些类似银行存款的“低风险资产”约为4.8万亿。如果实施负利率政策,这将意味着此类资产可能产生负收益,从而可能引发大规模的恐慌性赎回。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负利率会带来很多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会导致美元资产吸引力下降,这将对全球金融市场冲击产生巨大影响。

    量化宽松更适合美国

    Isia表示,美联储不认为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发挥了积极作用,因此负利率政策短期内不太可能实施。”然而,金融抑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发生。具体而言,它可能通过对储蓄征税来减轻借款人(公共部门)的负担,这类似于负利率的影响。”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周学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是否实施负利率取决于疫情和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如果形势继续恶化,可能不排除政策利率出现负增长的可能性。”但是,负利率政策对拉动经济的作用实际上相对有限。个人甚至担心

    论负利率政策会引起市场恐慌,也不排除“利好皆坏”的可能

    克里斯蒂娜·霍珀还认为,如果美联储将利率和债券收益率保持在负水平的时间长达欧洲和日本,这对长期经济前景来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负利率和负收益率可能意味着今天的货币在未来会贬值。因此,持续的负利率可能意味着市场将预期未来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实际增长为负)或价格下跌(进而导致名义经济萎缩)。个人和企业可能会因为预期未来价格下降或预期经济不景气而推迟消费和投资行为经济萎缩并完全放弃相关决策,从而使市场定价和预期朝着悲观的方向发展。此时,一些央行可能会探索更多类似于财政刺激的实验性货币工具,比如“直升机”货币。

    “负利率对美国来说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美国下一步更可能采取的措施是更明确地恢复量化宽松政策,以保持低利率。利率将长期保持在当前水平。不要担心美联储政策的正常化。”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说。

    鲍威尔承诺,在危机过去、经济复苏顺利进行之前,美联储将继续“充分”使用各种工具。同时,他还呼吁政府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尽管额外的财政支持可能代价高昂,但如果有助于避免长期的经济损失,则是值得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条回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